周四 · 有奖连载 《我的城池》第四期

发布日期:2019-08-10 14:32   来源:未知   阅读:

  初相识,他是她名义上的小舅舅,他拒人于千里之外,霸着家里的小阁楼与世无争地做他的闲散少爷,大有与她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

  岂料后来,懒少爷开了情窦,小奶狗一样黏着人家姑娘,心机用尽逗弄人家表白。

  我们选择了书中男女主在一起美好得让人心动的几个时刻,用唯美插图进行了“彼时彼景”的还原,并匹配了相对应的文字。给人一种“时光”感,也给人一种“纸上电影”的感觉。

  随书附赠的是一个四连折叠卡,里面记录的是女主江随对男主周池的好感值变化的19个事件,从开始的0到最后好感值达到100%,是男女主情感的一个变化历程(周少爷看了会开心坏的一份报告!)

  “姐,帮我个忙。”他笑嘻嘻地央求,“我那几个同学,你知道吧,以前来烧烤的,现在又想来我家烧烤,可那大露台现在是我小舅舅的江山,你去帮我说说,我借用一天行不?”

  “我这不是怕惹毛他吗?我跟他有旧仇啊,”周应知挠挠脑袋,“你不知道,他揍起人来一点不手软,我小时候被他揍过几回,简直童年阴影。”

  元旦假期第一天,江随和林琳去了市图书馆,晚上在外面吃了晚饭,八点多回来才上去找周池。

  他手指修长,打字速度很快。江随瞄了一眼,看到聊天的对话框,对方头像是个男生,再看昵称:疯狂的睡狮。

  张焕明在班级群里一向很活跃,江随对他的QQ名印象深刻。她视线往下溜,看到周池的回复,也看到他的昵称,简单的两个字母:ZC。

  江随问了句废话,不过这次周池没嘲讽她,淡淡地“嗯”了声。这种一坐一站的阵势让江随比他高一些,他略微抬头,坐姿很不规范,T恤的领口很松大,露出抢眼的锁骨和一小片光洁的胸膛。

  她就看着周池,过了一两秒,看见他嘴角翘了一下,似乎是笑了,但笑得很不明显,江随还没看清,他已经将椅子转回去。

  “我等会儿下去加你。”她准备离开,走了两步,听到他问:“一整天去哪儿了?”

  江随停步,回过头告诉他:“去图书馆了。”怕他不清楚,她又解释,“是市图书馆,在新区那边。”

  周池没有回答,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就那样看了她一会儿,端着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低头笑了。

  江随因为这句话僵了一下,一时忘了辩驳。周池看着她的傻样儿:“你今天话很多。”

  江随数了数,除了要他QQ号那句,后面的话明明都是他起头的,是他先问她一整天去了哪里。

  她揉了揉手里的钥匙,低头应声:“我知道了,钥匙明天还你。”说完转身走了。

  江随洗过澡开始奋笔疾书,临睡前关电脑才点开QQ消息,蹦出几条好友申请,有几个是不认识的,头像都是男孩。这情况以前也有过,大多是其他班的男生,不知从谁口中问到QQ号过来加她,江随全部忽略,只通过了周池的那条请求。

  群消息响个不停,张焕明正在他们的男生大群里大聊特聊新看的片子,一群荷尔蒙旺盛的男生话题无下限,没几分钟就开始夹杂着各种女生的名字。

  一条消息紧接其后:“赵栩儿就适合平常看看,干大事哪能靠她,那胸有点寒碜哪。”

  背景是大礼堂后台的楼道,旁边是洗手间,她穿着演出的吊带裙,还没穿齐整,正低着头在弄腰上的白纱蝴蝶结,胸口略低,有些不该被看到的地方被看到。

  完了完了。当初是他热情洋溢地把周池拉进这个群的,这么久以来周池没冒过泡,张焕明就把这茬儿忘了。他赶紧补救:“兄弟们,都把眼睛闭上,这一张当没看见,谁都不许保存!违者剁手!剁手!”

  发照片的男生忙不迭地冒出来撇清:“不是我拍的!不是我!我就是手贱发一下!我昨天连大礼堂都没进,就是从别的球友群里弄来的,是个高一的传上去的。”

  陶姨和江随帮忙支起烧烤架就不再插手,下楼前,江随嘱咐他们就在露台活动,别弄脏周池的房间,更别碰他屋里的东西。

  知知虽然顽皮,但知道轻重,江随比较放心,但她没有料到一群熊孩子在一块儿,杀伤力叠加,造成的伤害难以控制。

  江随心里咯噔一下,有一丝不好的预感。她上楼进屋,就见知知蹲在地上,摆弄着什么,看到她,立刻心虚地把东西藏到背后。

  江随过去一看,知知手里捧着一个四分五裂的轮船模型,那本来是一艘拼装的木质轮船,之前就放在周池的书桌上。

  江随一向好脾气,看这情况也有些火气上头:“你自己答应我的,不会碰别人的东西,你都十三岁了,这点小事还做不到?”

  “我不是故意的。”知知可怜巴巴道,“姐,你别骂我了,我再努力努力,说不定还能拼起来。”他一屁股坐到地上,捡着木片就开始忙。

  听到推门声,江随心一跳,愣愣地抬头。一旁的知知条件反射地蹦起来,腿有点儿软,瞅着周池,干笑:“……小舅舅,你这么早回来!”

  知知看这情形,良心有点过不去,壮着胆子说:“你干吗欺负我姐啊,不就一个模型嘛,我明天买两个赔给你不行啊?”

  “……”江随脸都红了,想过去揪揪他的头发,吼一句“你自己拿”,但最后什么都没说,她转头快速出门,跑下楼回自己屋里上厕所。

  男生大多过得粗糙,屋里能弄干净的都很少见,更别说弄整齐了。周池一个人住,卫生间一直没别人来,衣服、毛巾早就随手扔惯了,哪会想到今天有人要用他的厕所,还是个女孩。

  周池捡起内裤扔进洗手台下的脏衣篓,把其他乱丢的脏衣服都收拾了,擦干净洗手台。他站门口整体扫了两眼,又走回来,从镜柜上层取出搁置不用的洗手液和一条干手巾摆在旁边。

  时间又过去一些,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经走到“9”,江随终于插上最后一块木片。

  大功告成!她呼出一口气,看着拼好的轮船,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成就感,这个东西可以说是她有生以来动手能力的巅峰。

  自那天的元旦会演之后,时不时有男生向(3)班人打听江随,宋旭飞被这事弄得很焦虑,决定不能再下去,要鼓起勇气。经兄弟们点拨,他找了林琳帮忙,寻到几次由头,喊她们几个女生一道吃饭,有一次还因此以顺路之名送江随回家。

  一来二去,江随和宋旭飞有点熟了,因为之前体育课受伤他帮忙,江随对这个男生印象一直不错,心里有点感激他。

  这些事宋旭飞没告诉几个人,连张焕明都没说。不过这几天,张焕明也很忙,顾不上关注班里的事,他一直在帮周池调查高一(9)班那个曹宏毅的底细。

  这期间,他们和(9)班那群小子有过一次冲突,周池差点动手,就在图书馆后面,不过被拉住了,因为教导主任突然经过。

  他建议周池:“这样,我认识几个社会上的人,不如叫他们把姓曹的小浑蛋揍一顿,到时候说起来也弄不到我们头上,让他吃个哑巴亏。”

  江随知道这件事时,帖子已经删了,但班上的同学说得沸沸扬扬,有人义愤填膺,骂那个偷拍和传照片的人是变态,也有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课间她上厕所经过走廊,隔壁班男生探出头,笑得别有意味。

  吃午饭时,她胃口很差,脸都是白的,林琳安慰道:“你别多想了,犯不着因为变态影响心情,而且现在已经删掉了,宋旭飞说张焕明他们几个男生找了吧主,今天早上就删了。我听他们说了,根本就算不上什么走光照,就是你领口稍微低了一些,演出服不都是那样吗,某些变态自己恶心得要死,满脑子都是那些鬼东西,不要理他们。”

  下午,二中又发生了一起斗殴事件,这回性质更加恶劣,斗殴地点就在高一(9)班的教室。很快,全校都知道了,高二的同学闯进人家高一班级里把人打了。

  事情发生在午休之前,据说现场十分激烈,几个班委一齐上阵都没能拉开,直到老师得到通知赶来,斗殴才停止。两个当事人打得头破血流,其中一个手臂骨折,双双被带到医务室处理伤口。

  赶到医务室,看到一脸狼狈的周池坐在那儿,她就气不打一处来,高跟鞋踩得一路响:“厉害了,周小公子,真知道给你姐长脸,我这搁着两个会跑来挨骂,大概是前世修来的福分。”

  “真的,张焕明说照片就是那个高一的拍的,他刚刚下课去看了,说俩人都是血,现在家长来了,不晓得会不会开除啊。”许小音扭着身子趴在江随桌上,“没想到周池这么厉害,居然真的就去打人了。阿随,他为你出头呢,你小舅舅还是挺疼你的。”

  参加上期留言活动的获奖者,是微信昵称为“WW”的朋友,请获奖者在本文之下留言你的白马时光APP账号ID以及你想看的书籍(有奖连载奖品里选择,本期或者往期都可)。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