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向在线医疗APP“抽三成”吃相为何如此难看?

发布日期:2019-08-13 18:57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苹果公司向在线医疗App“见面分三成”,让业界一片哗然。据悉,苹果向多家在线%的交易所得。此举被网友戏称为“苹果税”,也就是苹果向App Store 上架的应用开发者收取的服务费。这笔抽成并不少,按照App收入进行分成,通常按照30%的比例收取。而且这种收费也支撑起苹果服务收益的主要来源。

  据悉,苹果预计将在7月26日发布第三财季的财报。据投资银行公司Evercore ISI预计,由于App Store收入增长势头强劲,苹果公司第三财季的服务收入预计将继续增加。或将超过华尔街的预期。

  随着苹果公司不再公布其iPhone硬件销售量,库克一直也寄希望能够在软件服务方面获得更多的收益,这也是苹果转型的关键所在。不再依赖硬件收入的单一性,期待更加多元的收入来源,而软件服务收益就是库克想给苹果带来的最大机缘。据悉,苹果的目标是在2020年获得超500亿美元的服务收入,这个数字几乎是苹果服务部门2016财年所达成的250亿美元的两倍。

  值得关注的是,苹果有望更早一步就实现这个目标,因为在今年第二季度苹果的服务收入就已经达到114.5亿美元,如今苹果服务部门已经成为公司第二大最赚钱的部门。在苹果服务部门中有很多项目每个月都能够带来可观的利润,例如Apple Music,Apple News +,Apple TV等,此外还包括AppleCare,iCloud,Apple Pay,App Store等。Evercore ISI预计,App Store开发商的收入在第三季度增长了18%,达到90亿美元。

  有意思的是,分析师还预计,本季度苹果服务部门收入将受益于“以中国为中心”的市场政策。其中软件服务市场的收入,主要来自于“抽成”。比如在苹果服务平台购买的虚拟产品或服务,包括游戏道具、电子书、音乐、视频、订阅会员等,苹果都将抽取三成费用。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用户在苹果App Store上购买了某视频平台的25元的月会员费,苹果会拿走其中的30%,也就是7.5元,剩下的才是给视频平台的。由于苹果坐地分钱,致使应用开发者和服务提供的公司成本提高,而最终也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还是会转嫁到用户身上。如同样的视频平台的月会员费在安卓平台的价格就是20元。

  事实上,苹果已经和多家App发生过“纠葛”了,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当初和微信“赞赏”的一次“较量”,最终双方算是各让了一步,而源头也是因为微信庞大的用户群对于苹果的吸引力足够大。不过,其他的App就没有这个“优势”了。我们看到,包括知乎、映客、今日头条等内容平台都与苹果有过纠纷,不过,这些平台最终还是“低头”了。

  当然,苹果对于“服务抽成”也是有一定的界限的,如果用户购买的是App之外的实物商品或是服务,那苹果是没有资格收税的。比如用户在京东、天猫买东西,在美团、饿了么上叫外卖、在滴滴上打车等等,苹果都是不参与分成的。不过,有时候的界限也存在着认知的偏差。比如这次对在线医疗App的“抽成”就无法达成一致。苹果表示,用户使用在线问诊的过程中,享受了移动互联网的便利性,因此必须为此向苹果公司付费,无论用户使用的是公立医院的在线问诊,还是医生通过互联网平台提供的服务。

  不过,在线医疗平台表示在线问诊是医生根据每个患者的个体化病情,依据自己多年的临床经验提供的一种严肃的、一对一的医疗服务,同一患者每次服务都会不同,医生的每次回复都是一次劳动付出,并非像线上课程一样的可复制型产品。如果互联网医疗平台提供健康资讯产品,用户需要付费订阅或解锁,那么苹果抽取服务费是可以的。但在线咨询的性质显然不同。也有平台认为,对医疗服务收取高昂的“苹果税”,侵犯了医生和用户的合法权益。因为存在分歧,结果多家在线医疗平台已无法更新App。

  有在线医疗平台认为,“对这么一个高便利性、在救急救穷等方面起到巨大作用但定价体系参照医院门诊挂号价格体系的服务,苹果抽取30%的服务费,无异于釜底抽薪。”苹果还要求,用户只允许通过苹果内购系统来购买在线问诊,并向苹果公司额外支付30%的服务费,不允许使用微信、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

  苹果抽取的30%的服务费一致饱受争议。在全球市场,苹果的这项收费业务已经遭到了开发者和消费者的多次“围攻”。不久前,美国一些iOS开发者针对苹果发起集体诉讼,认为苹果100%掌控了整个iOS的应用市场,且禁止iPhone、iPad用户从第三方下载软件,利用垄断地位向开发者征收有“苹果税”之称的佣金。

  苹果以收费主要针对开发者而不是用户本身而拒绝这种诉讼,不过,苹果在美国最高法院的一项App Store诉讼中败诉,iPhone用户因此获得了就垄断问题继续向苹果提起诉讼的权利。还有平台向欧盟投诉苹果利用垄断打压对手,指责苹果App Store的控制剥夺了消费者的选择,并限制了其他音乐流媒体服务的竞争对手。由于苹果建立了一套封闭的商业和生态体系,毫无疑问是处于垄断地位的,其他经营者参与到这个体系中只能按照苹果的“规矩”交易,这也是苹果霸道的资本。

  尤其是,近两年iPhone销量持续下滑,硬件业务开始失去活力,App Store的抽成已经成为苹果服务最大的单一驱动因素。据统计,在过去三年里,App Store的服务增长约占所有服务增长的40%。苹果公司绝不会放弃App Store这部分利益,也不太可能降低抽成比例,对于在终端市场逐渐失去优势的苹果而言,服务已经成为其转型的关键,而库克也确实一直在倡导这种转型。

  很多人注意到,在App内购买时,iOS用户有时发现他们花的钱比安卓用户要多一些。这其实就是一种成本的转嫁。开发者需要收益,苹果需要暴利,最终苦了的只有是终端的用户,用户要为自己的选择买单。只是当用户最终无奈地选择放弃的时候,当用户实在忍无可忍的时候,是不是就是安卓的胜利?是不是就是三星,华为、OPPO、小米、vivo的期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